新华网北京4月8日电(陈俊松)融资难题是横贯在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面前的“高山”,从中央到金融监管部门,均在为攀越这座“高山”修路搭桥。

就在近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文称《指导意见》),继续定向支持中小企业。

《指导意见》为破解融资难题着墨甚多,从完善中小企业融资政策、积极拓宽融资渠道、支持利用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减轻企业融资负担、建立分类监管考核机制五大方面综合部署。

这五大方面又包括了进一步落实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加快中小企业首发上市进度、推进创新创业公司债券试点等多项具体措施,可谓政策支持“全方位无死角”。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一辆智能机器人搬运车在浙江卧龙集团的自动化生产车间穿行(2月15日摄)。 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三箭齐发”,探索实施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

近来,市场对民企的风险偏好有所降低,部分民企出现流动性困难。《指导意见》提出,积极拓宽融资渠道。

其中提到,“探索实施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鼓励设立市场化运作的专项基金开展民营企业兼并收购或财务投资。”

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去年11月表示,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将由人民银行提供初始引导资金,带动金融机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为资金困难的民企提供阶段性的股权融资支持。

事实上,为拓宽民企融资渠道,央行提出了“三支箭”的政策组合,民企股权融资工具只是其一。另外“两支箭”是信贷支持和债券融资支持工具。

而信贷、债券和股权也正是民企融资的三个主渠道。

《指导意见》提出,要引导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发放中长期贷款,开发续贷产品。

债券融资方面,《指导意见》明确,进一步完善债券发行机制,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大力发展高收益债券、私募债、双创专项债务融资工具、创业投资基金类债券、创新创业企业专项债券等产品。

信贷支持和债券融资工具“两支箭”的具体举措已经陆续落地,政策效果日益显现。比如2018年最后两个月,民企合计发行债券1550亿元,同比增长约70%。

在杭州未来科技城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5G商用科技产品展会上,工作人员展示一款智慧体育平台(1月19日摄)。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推动直接融资,加快中小企业首发上市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

《指导意见》指出,支持利用资本市场直接融资。

具体包括,加快中小企业首发上市进度、支持中小企业在新三板挂牌融资、推进创新创业公司债券试点、研究允许挂牌企业发行可转换公司债等。

我国民企融资更多以银行信贷等间接融资为主,资金主体相对单一,且容易受到风险偏好和激励机制等因素制约。拓展直接融资渠道,能降低民企和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也能分散金融体系的风险。

此外,《指导意见》还提出,将完善中小企业融资政策,如进一步落实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加大再贴现对小微企业支持力度、将支小再贷款政策适用范围扩大到符合条件的中小银行等。

政策“不断档”,中小微企业获持续力挺

攀越融资的“高山”,既能帮助企业渡过燃眉之急寻得发展空间,也能助力国民经济进一步发展。

去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类支持民企融资的政策密集出台,不断构建方便民企融资的长效机制,建立相匹配的金融服务体系。仅在今年,多份政策文件就已陆续发布。

比如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要求,支持民营银行和其他地方法人银行等中小银行发展,加快建设与民营中小微企业需求相匹配的金融服务体系。同时,把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服务质量和规模作为中小商业银行发行股票的重要考量因素。

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则要求,要增加银行信贷在小微企业融资总量中的比重。信贷投放方面,五大行要实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30%以上;风险管控方面,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至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

不过,民企和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支持小微企业过程中,要注意防控风险,遵循市场规律。

金融监管部门要求,要要将宝贵的金融资源真正用到民营企业,防止“一哄而上”对部分企业过度融资、多头融资,形成集中风险。